?

王淳奇:恩师仙逝,追思无限——怀念我的恩师赵家和教授

? ? 惊闻恩师赵家和老师仙逝,心中万般悲泣和伤感!

我于13日去校医院看望他,仅仅几日,当我还没有来得及把看望他的情景向其他弟子们分解完毕,22日就传来了他老先生过世的噩耗。悲泣万分!

此时,我真后悔这最后的会面该长一点多好……其实,这最后的会面,老师给我提的最后的要求竟是让我帮他想个办法,是否能把笔记本电脑上锁,他要在校医院里上网,还要写点什么,但怕医院里不安全(是怕电脑不安全还是电脑里的内容不安全,我真的不知)…… 看我茫然的样子,他一脸的慈祥,然后说,“你慢慢想吧,想好了告诉我……”然后他就推促我说“好了,你赶快走吧,人家还等着你面试研究生……”

谁知,这短短的会面和谈话竟是他最后留给我的。

这几天夜不能寐时,原本活生生的恩师形象就都变成了一幅幅的回忆了……

赵老师是和我的清华梦紧密相连的。1990年我进清华是由赵老师面试的,那时他是国际贸易与金融系系主任。我入校后他是我的导师,那时他只带我一个学生。他还是我们国际金融与贸易课的授课教授,我是他的课代表。毕业时,我提前半年进入毕业论文答辩是他特批的,那时他是答辩委员会主任。再后来,他推荐我到我目前的公司工作,因那时他是这个公司的中国业务顾问。此后,我们还多次的共同考察项目、参加会议……这22年来他没有中断过给我帮助,可以说他是我人生的恩师,是我一生的恩师。

其实,除了恩师那聪颖的大脑和广博的知识外,日常生活中能想出来形容赵老师的语言都是极其平常的:简朴谦和、严谨理性、豁达知恩以及淡泊名利。但他又是那样的热爱生活!他就像你家里的长者,或是邻家的老爷爷,你永远没那么容易把他和名校的名教授和名家庭联系起来……

赵老师聪颖的大脑和广博的知识,一点也不夸大:他是从清华电子系的老师转行研究金融的,曾在1985-1998年任清华经管学院副院长。赵老师讲课吸引人那是公认的。赵老师标准的男中音本身就很有磁性,再加上他从来都不照本宣科,学生也不用买书。一堂课最多发两张印有图形的讲义,一堂生动的金融案例课就开始了,在不知不觉中。那些苦涩生僻的金融学概念,什么swap、Hedgen、Forfeit 等等,就都深深的印在听者的脑海中了……

其实赵老师年轻时并没有在海外留学的经历,但他多年来任德州大学客座教授和欧美各大院校的讲学客座教授。据说,他那磁性的男中音标准发音的英文,很是受外国学生的欢迎。

赵老师简朴谦和,认识他得人都会有体会。哪怕是他毕业多年的学生向他咨询问题,他都会主动乘公共交通亲自到学生的公司上门服务,这时别讲什么报酬,就是留他吃顿便饭他都会怕引起麻烦而拒绝。而你真的想和他共进晚餐,他只会提议到什么附近的上岛咖啡或路边的小店。不管多么的天寒地冻,他总是在你们相约的时间到来之前,穿着他那多年如一的旧旧的面罩衣,骑着那辆旧旧的自行车相约而来。

赵老师的严谨理性也令我们晚辈发自内心的佩服。不用说他在授课时的严谨的理论推理和对经济金融形势的把握上叫人无懈可击,就连他对自己的身体和病情也是那么的理智和做严谨的推断,从不盲目的听从什么专家。记得3年前,赵老师的病情确诊后我第一次在他家见到他,他用他自己画的一幅幅图表,根据化验出的各个指标以及可能出现的预后结果,给我讲他的病情和他准备自己决定的治疗方案。最后说他在保证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准备拒绝穿刺、拒绝化疗,而直接用它分析出来的最大可能的病理直接对症下药。他当时的理智使我很吃惊,仿佛他还是在讲着一个根本和他本人无关的技术分析案例。正是他的这种理智分析,接下来证明了他的对症下药是正确的。

赵老师的豁达知恩与淡泊名利,更使我们晚辈自叹不如。若说知恩是他们这代人所共有的可以,但能做到像恩师这样淡泊名利和豁达的老人,我敢说还是罕见的。那个年代的人吃了很多的苦这是共知的,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但很少听到恩师的抱怨和不满。但我知道他曾挺着肿胀的患肝病的大肚子在江西劳动改造时差一点就丢了命。但老师对生活是感恩的,最早搞金融的老前辈,至今还住在面积不大的照澜院附近的楼房里,骑着最原始的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老师竟始终是知足常乐的。这对现代的金融新秀们来说太难太难了……

正是这种感恩,使得老师看轻了名与利。他从不为自己去争什么名。譬如说是否可以申请个博士生导师,譬如说是否也写几本书。我在当他金融课代表时就问过他,赵老师你为什么不自己也出本金融方面的教课书呀(那时的教材少的可怜),他回答说:“天下文章一大抄,图那些虚名干什么”。他也从不为自己去争什么利。前几年他把握股市比较好,竟把所有的盈利都捐给了希望小学。他还偷偷的告诉我:“反正这些钱本来就不是我的,我就全捐了”。

正是这种感恩,使得老师比别人更豁达,豁达得让我们做学生的深深折服。就看恩师的最终遗嘱吧,他把自己的遗体捐给了协和医院做医学研究。许是以为,如此既毋需学校安排什么遗体告别仪式,也减少麻烦家人朋友的后事料理。这又是何等不凡的豁达!

但我知道,老师是深深的热爱生活的人,就在他确诊病情的前一周,他还独自去西藏旅游。再往前,他们夫妇还独自在英国的偏僻小镇独享他们的清净。再往前推,他们几乎都有在世界各地体验生活和驻足的痕迹……

永别了,赵老师!愿你在天国安息。

?

学生:王淳奇(MBA1991级)

2012年7月26日于上海